所谓创新,不能脱离传统

  所谓创新,不能脱离传统

  平林游鹿图

  所谓创新,不能脱离传统

  碧桃幽禽

  所谓创新,不能脱离传统

  所谓创新,不能脱离传统

  和敬清寂

  “四年的游学经历颠覆了我对传统的认知。”朱涛坦言艺术感悟:

  从美术高中到美院研修,从取法中国水墨画到西方现代艺术大师莫兰迪,从多年游学全国,目览古代书画真迹,到“出逃”加拿大,朱涛的艺术探索,经历了多个阶段的“蜕变”,坦言“西方不少大师也吸收了我们的传统内涵。” 他强调,所谓创新,不能脱离传统。

 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

  简介

  朱涛 号泓朴子,实力派自由画家、篆刻家、瓷艺家,广东省美协会员。

  自小被“逼”写书法

  写得像很有满足感

  朱涛出身在广州一个“文化”家庭,早年毕业于中山大学的父亲,在木偶剧团担任多年的编剧,朱涛正是在这样的浓郁的文艺气氛的熏陶下成长。并在孩提时,便在父亲的管教下,研习书法。

  “自小就被他逼着写书法,小时候的性格非常顽皮,父亲又非常严厉,但他对书法有一定的研究,在他的管教之下,对书法逐渐形成了浓厚的兴趣。一开始临摹赵孟頫的书法,慢慢再练习颜体。”朱涛回忆道,“小时候能写得像,内心会有强烈的满足感。”

  朱涛在顽皮的孩提时期逐渐被父亲调教得十分热爱艺术。但由于处于特殊年代,美术印刷品相对匮乏,美术展览少而又少,“每次他给我买画册,我都很开心,尤其每逢周六日,如果文化公园有展览,他一定会带我去。”

  曾为追求微妙墨色交融效果

  深入探索居廉居巢的“撞色撞粉法”

  朱涛在父亲的艺术引导下,到少年宫学习美术基础,再到考取艺术高中,继而进入华南人民文学艺术学院(现广东文艺职业学院)深造,然后入读广州美院研修班。一路以来,朱涛深受学院式的系统训练,打下了坚实的美术基础,更在导师林风俗,张彦等艺术名家的指导下,逐渐继承着岭南画派对取材生活与强调写生的审美取向。

  “我在广州美院学习山水时,画的就是乡土气凤凰彩票官网(fh03.cc)息浓郁的、生活场景化的风景。”朱涛说,自己曾经为了追求意外的微妙墨色交融效果,也对居廉居巢的“撞色撞粉法”进行深入的探索。

  现代画风探索多年

  古书画真迹促使重回传统

  步入新世纪,与大部分年轻画家一样,朱涛对多个艺术品类进行了尝试,水彩画、油画以及瓷板画等,为了追求一种艺术的个人语言,朱涛几乎翻遍了西方现代艺术大师的一些画作,希望通过吸收现代画派的元素,包括莫兰迪、马蒂斯的画风,创造一种图式独特的绘画语言,树立自己的风格和绘画符号。

  “那时候,甚至包括书法与篆刻,都在追求现代风格。”朱涛说道。

  在2003年的广州艺术博览会上,朱涛的那些在图式语言上受到莫兰迪影响,技法上则多以撞色撞粉为表现手段的具有现代性探索的作品,大受欢迎。而也在这一年,朱涛决定全国游学,到各大城市做艺术交流,开拓眼界。而这一决定,则让他的艺术观念发生了彻底的改变。

  “小时候只能接触印刷质量极差的古画,但在全国游学期间,接触到了众多真迹之后,发现传统有太多的内涵在之前是没有领略到的。比如,2006年,在南京博物院看到 元四家 与八大山人等古代名家的真迹,以前看书籍,根本理解不了他的笔墨好在哪里,但是看到真迹后,让我恍然大悟,那些墨色变化之丰富、微妙,层层重叠的笔墨层次,可谓大开眼界。”

  在全国游学四年有余的朱涛,在真迹强大魅力的影响下,他决定重新学习传统,“我决定回归传统之后,我甚至书法也重新摒弃以往的那种现代趣味的书风,从石涛等古代大家入手研究。”

  对话

  西方大师也在吸收我们的传统

  收藏周刊:您在美院学习的是山水画,而且毕业后几乎都是在探索山水,为什么近年转向花鸟画的创作?

  朱涛:我把花鸟画看作调整创作与身心状态的过程。大城市的生活往往令我疲惫烦躁,常作戴天履地游于江湖之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想又不可得,那么疏影暗香、姚黄魏紫,甚至野花闲草,植于园中、供于案头,得以真切地景观欣赏,摹绘花之姿态颜色,品味花之情韵,下笔渐有真趣,消除了以往心手不应的牵强空洞之感。再多方参详古人今人作品,慢慢形成清雅精美一路,观者颇有认同的,自己也觉得可以暂时安顿身心,就一直画了下来。

  收藏周刊:据了解,您为了远离国内艺术圈的浮躁与喧嚣,从2008年开始,大部分时间都在加拿大温哥华度过,最近才决定回国定居,在国外期间,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

  朱涛:确实,当时是想要回到传统,则必须要远离喧嚣,远离现代思潮的影响,到一个清静的地方,也与传统保持一定的距离重新观照回望传统。而这期间,让我认识了所谓创新,不能脱离传统。以前是通过印刷品知道马蒂斯,但自从我看到他的真迹时,完全颠覆了我对他的印象,原来他的作品同样受过中国画的影响。他曾经画过一幅法国国庆日的作品,下面游行队伍,根本就是用中国写意的用笔,没有任何的填色,而仅仅运用线条,非常放松自如,而楼上窗台,开开合合,与街边的树木互相照应,一样的用笔,感觉有种春意烂漫的感觉,既淡雅又精准。这让我发现,西方不少大师也吸收了我们的传统内涵。

  而且,在马蒂斯的静物画中,一个水果就像一个春天一样,看他的作品就可以闻到春天的气息,很有意境。从这一刻才发现,以前对他的理解太浅薄了。

  收藏周刊:您早期受到西方现代派画家的深刻影响,但也不乏传统大家的传承,具体受到哪些大家的影响?

  朱涛:中国传统方面,比较喜欢的是沈周,平实清逸,有一种亲切之感;另一个是虚谷,野逸中有一种坦然率真,奔放简率中有一种细腻;金农我也很喜欢,他用笔细致、观察精到,有清朴自然之味;还有就是恽南田,匀净细腻,有一种女性的温柔。我的花鸟画,气质上或多或少都有这几位大家的影响吧。而西方方面,一开始我喜欢梵高张扬的生命激情,还有马蒂斯、波洛克的华丽色彩,慢慢地觉得那种张扬和野性,不是很对应我们性格底蕴中内敛的东方情怀。后来则喜欢莫兰迪的沉静高洁和莫迪利亚尼的天真优雅。

  收藏周刊:国内也有很多画家,例如林风眠、吴冠中尝试把现代与中国画相结合,您觉得最成功是谁?

  朱涛:林风眠是把现代艺术与中国水墨结合得非常好的画家,他用了我们瓷器青花瓷的写意,简约,利落,精准的线条,而色块则极其丰富,这一点非常好。而吴冠中的油画虽然也很好,但是基本在形式上,包括波洛克的一些运用,内涵上则还没有,基本还在样式层面。但个人比较喜欢关良的那种感觉,他借用了西方风格,但基本很难觉察到,这才是高明。

  (原标题:所谓创新,不能脱离传统)

  netease 本文来源:金羊网-新快报

  责任编辑:王晓易_NE0011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